返回论坛

原有信息: [返回] [收藏]
序  号: 273437
标  题: 引自FT中文,老愚 (空)
发 信 人: slidingknife  [发短消息]
时  间: 2010-08-06 23:11:23
阅读次数: 1581
详细信息: [只看帖主]

[内容为空]

相关信息: [返回] [收藏]
  • 官府的“罪犯”与民众的“英雄” (5千字)(slidingknife 2010-8-6 23:10 阅读 1526)
  • 7月30日下午,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一税务分局大楼发生爆炸。4人死亡,19人受伤。

    知情人士称,事发时税务分局正在会议室开会,五十一岁、身高一米五八的衡阳男子刘赘衡,将一包炸药扔进会议桌下。8月3日,公安部发布今年第54号A级通缉令,悬赏10万元通缉爆炸案嫌犯。

    在这条通缉令后面,网易跟帖高达7569条。

    “我仿佛看见他了,他在菜市场卖菜、他在辛苦的做工、他在被城管追赶、他在被拆迁者殴打、他在为生计而奔波、他在立交桥下吃着没有油水的糠菜;他就在不远处那群龙的传人中间……他就在你我中间……我们都看见他了,可怜的他”

    这条被狂顶的帖子,运用诗意化的手段,把“罪犯”非罪化,刻意唤起人们心底的阶级认同,拨动民众的怜悯之心,从而拒绝去做领赏的“告密者”。

    一组留言立即呼应道:“没看见”、“看不见”、“不看见”、“不认识”。

    当一欧洲网友呼吁 “给他们家捐点钱”时,两条回帖回应道:“你以为他还有一个温暖可爱的家吗?他已被逼走上了绝路,大家还是不要去打扰他。我只站在群众中默默地祝福他!”“他如果有家,还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个社会,要多一些这样的人才能平民愤!”

    “看第二张照片,脸部肌肉松弛,肤色一看就是很劳碌的大哥,平时一定是个很老实的人,再看电子监控的那张紧锁的眉头,一定是被逼得太急了。我看见了嘛?没有吧!!!反正对这10万块我就当成粪土好了!”

    “我现在非常非常非常的需要钱,但打死都不要这10万块!!!”

    “我就是不要一分钱见到了也一定举报,因为我还是人!”——这条呼应政府通缉令的帖子一出来,立即遭到一连串刻毒的打击:“哦,原来你是人啊???” “楼上的家人炸死了!”“我就看见一只狗在护主”“一楼你要是人,你也是被炸的那类的。”

    也有为数极少的“理智”的质问:“请问一下自己的良心,无辜的死者究竟得罪谁了?你们可知道,他这一炸,让四个家庭家破人亡,让年幼的孩子失去母爱……”“很多的人都在盲目同情,很多的人都是昧了良心,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如果你们的家人是受害者,如果你突然莫名其妙失去了亲人,你会这样?还笑得出来吗?”

    网易并非孤例。在关闭该新闻评论的腾讯网上,九成网友选择了“高兴”的图标。

    “有知道真相的吗?”一句追问,轻盈地给出了争论的“本质”:我们不关心炸,只想知道炸的理由。

    判断是非的标准已经形成:以我(民)划线,官家的以及官家之人,皆属敌人,他们的作为肯定是错的,要声讨之;反对或反抗政府的,皆属自家人,一切作为都是对的,要保护声援之。

    官民对立,好坏分明。在这样的标准面前,罪与非罪的界限悄然泯灭。

    言之凿凿的刑事审判,徒具形式,对老百姓毫无威慑力。它仅仅起到官护作用,官法保护官吏。不言而喻,国家政府与公务员属于共同体,法律成为他们保护自己利益的工具,老百姓则是国家强制力量的执行对象。

    事实上,国与民已经分裂。时时出现的众多言论表明,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割断了自己与国家的联结纽带:那是权势者的国家,我们只是受奴役者。浓烈的反抗情绪,正在撕裂看起来还算“强健”的社会。

    在对峙且并行的官民逻辑中,一般民众的心理严重失衡。不久前,美国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在整个亚太地区,中国网民最喜欢在网络上发表与产品相关的负面评论。约有62%的中国网民表示,他们更愿意分享负面评论,而全球网民的这一比例则为41%。这是客气的说法,实际上中国民众是用不信任的尺度衡量一切。

    整天处于负面评价里,人们会压抑、自卑、发怒,会产生更多的坏情绪,甚至激发更激烈的恶的行动。但怨不得柔弱的他们,这是社会不公正的必然结果:有人享受腐败里的快感和收益,就必然有人承受恶的结果。一小撮人春风满面,大部分人愁眉苦脸。一定是制度出了问题。希望在别处。

    在官方尚未审判前,民众已经通过自己的网上留言下了结论。他们也许知道这种“道德审判”不会有任何作用,但能多少宣泄一点内心的愤懑,他们似乎也就满足了。

    舆论,如果允许形成某种看似民间的声音,恐怕也是官方“自信”的表现,而不能当做懦弱,在一个笃定执行自己意志的事情上,他们有足够的雅量,甚至可以默许某些叛逆言论的存在。

    对峙的两股力量,有时会完成一种皆大欢喜的游戏。“犯罪者”还得去死,谁也不能在公开场合为其鸣冤叫屈,谁也不会为他公然上书或“散步”。

    有趣的对比是,文强死,大家似乎并未有太多的高兴,因为那或许是公家自己的事,贪腐的受害者当然有自己惨痛的感受,但也仅止于对个人的痛恨;其他人则超然得多,在比较中甚至会为文强惋惜:他也是一个牺牲者,是弱者。对曾经的强人,大家似乎有着想象不到的同情心。

    但也不是绝对的。官民的一致也每天都在发生。

    广州在拆违二沙岛“最牛别墅”时,民众会为城管大队鼓掌,因为这时你变成了正义的力量,打向了那些权贵阶层肥得流油的脸。权力收拾权贵,对百姓而言,是一场好戏,他们有莫名的快感。

    当杀人潜逃犯碾断西安女交警的胳膊时,民意完全倒向女交警,并不因为她是美女,而是她代表着秩序,为整个社会维护起码的交通秩序,能让老百姓在道路面前人人平等。这个时候,民意和官意合拍,群情与法律接轨。

    当《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揭露上市公司凯恩老板“侵吞国有资产”被通缉时,民众和媒体空前一致。对媒体来说,绝对控制已经使他们处于病态的自怜,地方势力的打压,触发了命运共同体的觉醒,因为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施展才干获得快感赢得市场的所在。他们同仇敌忾,本能而自觉地结成统一战线,杀向那不知死的浙江遂昌县级公安。对老百姓而言,凯恩老板攫取的公家财富里就有自己那一份。他们一直把自己看做全民所有制的一员,认为国家财产里有自己天然的一份,尽管那只是理论上的。维护公众利益的记者,在此赢得了最广泛的民心。高层级政府与媒体和民众达成空前的一致,一家人心往一处想,轻而易举解决了不识时务的盲动的小小县级公安。

    税务局公务员被炸,死伤累累。大家感受不到生命逝去的痛惜,因为已经把他们打入敌人的行列,敌人的悲惨正好酿造我们的欢乐。这个时候,他们一定要与“英雄”站在一起,即使只能以匿名发帖的方式。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完成自我情感的确认,感受“队伍”的温暖和强大。此时,他们感觉自己很有力量,在虚拟的网络世界的胜利,会有某种深刻的成就感。但他们越是欣喜,他们的胜利就愈是悲哀和可疑。

    这臆想的胜利是令人心酸的,也是这个社会真正叫人绝望的地方。

发布响应: [返回]

姓   名 请先注册用户!    密   码
主   题
主题图标
高兴 挤眼 恐惧 有趣 伤心 吐舌
微笑 大笑 傻笑 狞笑 淫笑 大哭
晕倒 忧愁 弱智 摆谱 羞涩 生气
好奇 无聊 疲倦 赞扬 反对 喜欢
装酷 羞死 狂笑 打肿 爱死 困了
号外 淫贱 迟钝 飞吻 出汗 发情
凶恶 号啕 傻逼 痛骂 瘪嘴 自杀
问题 注意 惊叹 气歪 美梦

论坛补充了一些表情图标供用户在正文中使用。大脑袋系列>> 小女孩系列>>

详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