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

原有信息: [返回] [收藏]
序  号: 273439
标  题: 不知道出自哪位高人之手啊 (6千字)
发 信 人: slidingknife  [发短消息]
时  间: 2010-08-09 16:23:10
阅读次数: 1439
详细信息: [只看帖主]

近日,网上流传一封《郭德纲关于打人事件致社会各界的道歉书》,文笔犀利,语言泼辣,颇有郭德纲在天桥小剧场表演之风,现全文转载,公布如下:

郭德纲关于打人事件致社会各界的道歉书

本人



郭德纲,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最近茅坑里扔炸弹——激起了公粪。在社会各界的教育下,本人认识了自己的错误,现决定道歉如下:

1、关于该谁道歉:

事件发生时我并不在场,打人的是我的李姓徒弟,他已经道歉了。本来我以为就没我什么事了,但后来有法律界人士教育我,说我是打人者的师傅,是公众人物,更重要的,事件发生在我家,所以我脱不了干系。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虽然我那徒弟已经年满18,他犯了事连他爸都没责任,但估计在中国,师傅比爹妈责任大。要不为什么现在学生有了什么问题大家都不骂爹妈骂老师呢?所以,我该道歉。

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山西煤矿出了事得撤省长的职,因为煤老板不是公众人物,省长是啊!第一次出事,撤镇长;第二次撤县长,第三次撤市长,第四次可不就得撤到省长了嘛!就是不知道第五次、第六次该撤到哪。所以,我徒弟不是公众人物,我是,当然该我道歉。估计下次我想道还道不了了,轮到级别更高的公众人物了。咱得珍惜这次机会啊!

这么一说我还明白了,怪不得日本人当初在南京杀了那么多人,骂他们他们还一直不服气。估计他们觉得南京是中国的地界,在中国的地界出了事怎么着中国人也有一半责任啊!当然,日本人该不该道歉不是我在这要说的,反正我是该道歉。

2、关于向谁道歉:

挨打的是那记者一个人,但激愤的是群情,对我口诛笔伐兼教育的什么人都有。看来光对那挨打的一个儿道歉还不足以平民愤,所以我郑重宣布:我对社会各界道歉。

3、关于为什么道歉:

事情的起因是我们家门口草地上那桩子,可那不是我立的。事情的另一个起因是电视台记者扛着摄像机闯到我们家里,可这事我想道歉还真道不着。事情的还有一个起因是李姓徒弟打记者了,这事仍然不是我干的。所以,我在先确定了我应该道歉的前提下,苦苦思索我该为什么事而道歉,最后得出结论,我就只好为我那博客上的文章和演出时关于此事说的段子而道歉了。我思前想后,觉得在博客和段子里惹恼了各界人士的估计是如下几点:

4、关于“穷人”的道歉:

我说几个穷人组织了业委会,结果得罪了很多穷人。这事儿我还有点不明白,这当“穷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如果是好事,那我是在夸他们,不必道歉吧?如果是坏事,那我骂他们几句,应该大快人心啊!怎么就有这么多人生气呢?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国,穷人这事说不得,怎么说都是错。所以我在这儿郑重纠正:我们那儿业委会那几位,不是穷人,是富人!我说错了!我是真觉得我说错了!现在在北京要买个小套二得多少钱啊?穷人住得进那别墅区吗?当然,我还得补充声明一句:我说的是一般商品房,不含广大国家干部住的福利房、经济适用房以及特价房等等,那些房子便宜是便宜,住的可多半不是穷人。我不敢误会广大国家干部是穷人,如果干部们觉得这预先声明还不够,干脆,我预先道歉!

5、关于“推搡”的道歉:

我说我那李姓徒弟和那周姓记者发生了“推搡”,引来很多群众批评我避重就轻,说打就是打,不是“推搡”。这都怪我平时学习不细致,只知道国家工作人员可以“推搡”,把人推死的有,把人房子推塌的也有,我就不知道一般老百姓就不能“推搡”。在受到大家批评后,我加强了学习,认真参考了前不久在湖北某单位门口发生了某事之后国家权威机关的权威声明,在这里,我郑重修正我的说法:李姓徒弟在与周姓记者的拉扯中行为粗暴。并请各位注意,此前我关于此事所说的所有“推搡”一律无效,改为“拉扯”。如果有哪位还认为这词不准确,我就没办法了,因为湖北那位已经住了院了,都还是“拉扯”呢,周姓记者总还没到那程度吧?

6、关于“滚”的道歉:

根据BTV的报道,周姓记者与李姓徒弟在拉扯中从楼梯上“滚”下,我曾对此表示质疑,因为并未看到包含此类画面的录像。现在我也明白了,那录像估计还是有的,只不过有关单位出于种种原因可能不便公开而已。就像湖北某单位门口那次事件,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有关单位还没公布录像呢。那单位是有关单位,BTV也是有关单位,有关单位总有有关单位的道理。所以我也不等那录像了,就在这里郑重宣告:周记者,我本来以为您没滚,但我错了,您滚了。

7、关于“呕吐”的道歉:

周姓记者呕吐的录像,这个可以有了,而且是特写。我本来还表示怀疑,现在也不了。有关单位既然有不公布某些录像的道理,他们当然也有公布某些录像的道理。所以,我在此郑重宣告:周记者,我本来以为你没吐,现在我相信你吐了。不光您吐了,连我都吐了!

8、关于BTV“龌龊”的道歉:

我说BTV龌龊,此话又引来众多批评。对群众的批评我本来还不太理解,因为我那不是随便说的啊,我有理由啊:“说了不算,算了不说;说大话,使小钱。”我说了这些个理由之后才得出了BTV龌龊的结论啊。我没什么文化,但还懂这个道理,那就是你要推翻我的结论,就必须先推翻我的理由。但现在我明白了,理由没关系,关键是结论。中国除了BTV,还有各种TV(还没算上KTV)呢!这些个TV都像着呢!站一块都跟哥俩似的!不光是TV们,媒体们也都像着呢!说到底都是一家老板办的嘛!不是亲哥俩也是表兄弟。要是BTV“龌龊”了,其它TV怎么办?其它媒体怎么办?骂一个吃屎不要紧,但那不是得罪了满世界的狗吗?所以,这个结论不能得,所以,我在此郑重修正:BTV,它说了不算,算了不说;说大话,使小钱;这些都是真的,我也不能瞎说;但是,请注意,尽管如此,它却不龌龊!

9、关于“一大娘们儿,撇着大嘴”的道歉:

“今天我徒弟打记者之后,北京台去一主编,一大娘们儿,撇着大嘴要私了,让徒弟看病去。”这话是我说的,群众又有意见。我想了半天,确实有这事啊,我错哪了?最后明白了,估计是对该主编的形容不对。所以,我郑重更正:那天我徒弟打记者之后,北京台去一主编,一小娘们儿,撅着小嘴要私了,让徒弟看病去。此前所说的关于该主编是大娘们和大嘴的话一律作废,统一更改为小娘们和小嘴。如果各位还觉得不对,麻烦告诉我哪不对,我再改。

10、关于“不能跟中国人讲道理”的道歉:

我一说了这句话,就有愤怒的公众质问我:你是哪国人?这一句话点醒我梦中人。咱是中国人啊,怎么能不讲这中国道理呢!看看前边9条,那一条不是充满着中国的道理呢?在此,我郑重地把那句话更正为:不能跟中国人讲外国道理。说明:外国道理,就是除了中国人之外的其他所有人讲的道理。

11、关于“庸俗低俗媚俗”的道歉

某TV,是比BTV还牛的TV,这么批评我了。这真是振聋发聩,值得我好好学习领会啊!但领会之后呢,觉得有点不理解。“庸俗”什么意思?庸就是常,庸俗就是像一般人一样俗。“低俗”呢?低,就是指连一般人都不如。“媚俗”呢?这个“媚”字不是形容词而是个动词,就是迎合的意思。也就是说,媚俗的人本来不俗,但是去迎合俗人。我知道我有问题,但我就不明白我这一个人怎么就能同时做到本来不俗、和一般人一样俗、比一般人还要俗。好比我知道我胖,但我怎么能同时做到不胖、和一般人一样胖、比一般人还要胖呢?我想这么牛的TV,那人员应该比KTV里边的有水平吧?怎么就出了这么难的一道题给我呢?后来我想明白了,错不在人家TV,错在我。不是人家说的不对,是我俗得不对。人那么大的TV,放着那么多拆人房子抢人地的大事不批评,连自己个一把火烧掉多少亿的事都顾不上批评,专门来批评我,我要不多俗几个项目,对得起人家的批评吗?一俗肯定不够啊,三俗那都只是个起步价!要是我一个人不够批,可以批别人啊!我要不认下来,还不得连累小沈阳、周立波他们一帮俗界弟兄啊?这事我得认,哪怕一个人没法分身,不是还有老婆孩子嘛!在此我郑重承认:我庸俗;我儿子是我生出来的,所以还不如我,他低俗;我老婆嫁给我了,这就是媚俗!

12、关于“记者不如妓女”的道歉:

差点忘了,这句话是最激起公粪的。当然,愤怒的人们有的没注意我的原话。在此我郑重声明,我的原话是“有时候,记者真不如妓女”。这话我说错了。特纠正如下:有时候,记者真如妓女!

相关信息: [返回] [收藏]
  • 当前不知道出自哪位高人之手啊 (6千字)(slidingknife 2010-8-9 16:23 阅读 1439)
    • 郭德纲这事儿也真邪乎了,没有“有关部门”出面,还造成了封杀效果 (74字)( 2010-8-10 11:53 阅读 1597)
    • 只怪他有时候确实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不过,提供了这么多谈资,功劳也不小呵。
    • 这事儿,“记者”说谎话被监控录像给弄得一清二楚。。 (34字)(NanYu 2010-8-11 0:04 阅读 1566)
    • “从楼梯上“滚”下”这一段。。
    • 一码归一码 (3千字)(slidingknife 2010-8-14 16:36 阅读 1420)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郭德纲无疑是上周中国新闻的大主角,其间舆情,真应了他在天津卫视主持的一档节目名字:“今夜有戏”。这戏码,理应一码归一码。

      第一码:李鹤彪及郭德纲。

      8月1日下午,北京电视台记者周广甫在采访过程中被打是事实,自郭宅中应门的郭德纲弟子李鹤彪理应为冲动打人道歉。作为李鹤彪师傅及德云社负责人,郭德纲发表的涉事言论多有不当之处,尤其是8月1日当晚相声表演现场所言,如“开发商一走,我们院里有几个穷人成立一业主委员会”、“有时候,这记者啊,还不如妓女”、“跟中国人不能讲理”,理应更正道歉。

      郭德纲及李鹤彪意欲保护己方隐私的心理或可理解,但这种保护行为理应限定在法律法规范围内,打人及公开辱骂对方无论如何不可取。作为公众人物,郭德纲更应容忍比常人更多的“侵犯”,目前的表现至少是护短、小气、蛮横。

      第二码:周广甫及北京电视台。

      作为北京电视台记者,周广甫的采访权利理应得到保障,但其具体行为也有值得商榷之处。

      一是欺瞒采访对象,许诺“不拍”却实行“偷拍”,最终激怒李鹤彪(另一原因或是此前北京电视台相关报道中有剪辑不当、失实之处)。郭宅之事的危急程度没到“地下犯罪”、“暗中取证”的阶段,记者欺瞒采访对象,新闻伦理有亏。

      二是“做戏太过”。所谓“保护国家财产,抱着机器从楼梯上滚下去”已被现场录像证明是拉“国家“的虎皮做大旗、过于夸张。在说明会现场蹲地呕吐、吊着绷带指控郭家人侮辱媒体行业、呼吁同仇敌忾的周广甫,突然让我想起了2002年世界杯上的里瓦尔多-----那球只是轻轻碰到了大腿,而他却立即掩住脸孔,倒地作痛苦万分状。

      第三码:“私闯民宅”之说。

      夸大已方所受损害当然并不只是周广甫一方,郭德纲一方也同样在尽量夸张描述对方错失,包括指控记者“私闯民宅”、“丢了好几双鞋”等。周广甫的采访过程中究竟有没构成“私闯民宅”,多有争议,但这应该不是冲突的核心所在,李鹤彪和郭德纲祭出这一指控,属于事后找补。至于支持周广甫的一方拿出房型图以证第一道门和第二道门的区别,也不过是根救命稻草(周广甫在现场曾说“我私闯民宅怎么了?!”)。从现场视频中就可得知,周广甫和李鹤彪原本并非冤家对头,互相之间开场言谈颇为客气,只是一语不合,就演变成了现在这局面。李鹤彪打人之时,绝不是因为想到对方“私闯了民宅”;而周广甫推门之时,也绝没有计算过自己这一举动还算不上“私闯了民宅”。

      第四码:中国媒体整体表现。

      8月1日事发之后,中国各地媒体刊发了大量报道和评论,多为批评李鹤彪打人和郭德纲蛮横,自是维护公义,顺理成章、理所应当。除BTV等自家人以外,总体而言,媒体立场并无明显预设立场。

      有评论称,“一向挺他的网络,此刻也变成了一边倒的骂声”,欲以此证明郭德纲不仅令知识精英拍案而起,更是失了草根“钢丝”的心。不过,在我的观察中,并没见到这“一边倒的骂声”,随着事件进展,网络跟帖之中,多有嘲讽北京电视台及“妓者”之声得到呈现。所以,“钢丝”也不必像他们的偶像一样“打击一大片”,谴责中国媒体“围剿”之势----凡事皆不可一概而论,中国媒体早非铁板一块,我们都不应为了印证自己的推断而塑造某种“绝对感”,虽然这种“绝对感”最易鼓动人心。

      第五码:“反三俗”之论。

      当然,若论迄今最大戏码,还是要算“反三俗”之论的强势介入。争论着知情权和隐私权的人们,抬头一看,却发现突然换了轨道。虽然我到现在也没明白,这桩打人事件和“三俗”有什么关系?

      所看到的第一例将此事引入“反三俗”叙事框架的来自8月4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节目,时常担任央视出镜评论员的杨禹在与主持人对谈中,引入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一次关于文化体制改革的集体学习”的说法,称“郭德纲这位徒弟打人的办法是庸俗之举,郭德纲表现骂人的表现是典型的低俗之举,不仅低俗甚至恶俗”。次日,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中,主播更以连续的排比句不点名批评“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再后,便有传出德云社停演自查、郭德纲音像制品下架、文艺界权威人士狠批“三俗”的消息。

      郭德纲表演内容被批“三俗”由来已久,数年之前即有山雨欲来之势。我赞成政府部门倡导高雅抵制低俗,不过,这次的变调实在让人有些意外,若是我以“阴谋论”揣之,简直要怀疑周广甫偷拍挨打是“引蛇出洞”。

      虽说中国社会遍布“新仇旧恨”,但还是一码归一码的好,都不要夹带私货。李鹤彪及郭德纲有“真小人”之错,周广甫也难逃“伪君子”之嫌;中国媒体里大有断章取义之辈,但也不要以为就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不必因为反对这个就支持那个,也不要一概而论非黑即白。更不用说话锋一转“反三俗”去也,堂堂公权力若是如此行事,就是真的“三伪”了:伪崇高、伪正义、伪善良。
      • 谁让郭德纲闭嘴? (2千字)(slidingknife 2010-8-14 16:37 阅读 1470)
      •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周文翰

        一个活跃的相声演员、影视剧笑星沉默不语了,因为被封杀,他不仅清空了自己的博客,他的“家族企业”德云社的4个小剧场还同时被停业整顿,估计每天因此损失20万的票房。

        这是上周中国最热门的娱乐新闻,演变的过程非常富有中国特色:当传出郭德纲的别墅占用公共绿地的消息以后,电视台的新闻记者前去偷拍,在别墅门廊发生口角,郭的弟子用手推打记者——这本是治安和法律的问题,但是因为郭德纲后来在剧场演出中骂“记者是妓者”,很快遭到全国多家媒体的批评。

        发展到这份上似乎就像通常的明星和媒体的骂战,通常的状况是郭应该澄清他并不针对所有记者并道歉就可以告一段落,糟糕的是郭德纲一根筋,他还在不停辩解,没注意到中国的领导人正提倡 “反对低俗、庸俗、媚俗”,很快他就遭到中央电视台的不点名批评,然后几乎所有媒体都开始攻击他的不当言行。

        最微妙的一段是,郭以口头刁钻好斗著称,他在民间复兴了那种带有草根气息的搞笑、讽刺性的相声,他们直接针对一般观众的喜好,而过去五十年里最出名的相声演员走的是另外的道路——“歌德”,主要歌颂好人好事之类,个别的批评一下已有定论的社会不良现象。这条“光辉道路”并非相声界的自主选择,而是因为1949年以后众多的勾栏瓦舍都遭到取缔,在国有院团编制里生活的演员们不得不主动、被动的调整言语、风格。

        二十年前电视媒体兴起的时候,相声界出现了电视化的表演,段子变短,言辞的限制也更大——电视台是大众媒体,更需谨慎。当电视上的“相声名家”成为晚会演员,偶然随着国有院团演出的时候,郭和一些人尝试着在小剧场里进行演出,这接近传统的勾栏瓦舍,他们唯一需要讨好的是买票进场的观众而不是电视台和国有院团的评比机制。

        剧场演出给演员的空间更大,这里没有电视节目和影视剧的严格审查,而且传播范围小,这给了郭德纲发挥伶牙俐齿的机会。可2006年当越来越多粉丝追捧他的时候,那些看不惯的风格,也嫉妒他的商业成功的相声名家们以北京市曲艺家协会的名义在2月份倡议“反三俗”,郭并没有在乎,还对此加以讽刺。可他没想到的是,四年后的这次“新闻事件”正好碰上级别已经升高的“反三俗”倡议,也就是说,他正好“撞到枪口上”了。

        一个牵涉到治安事件、牵涉到名人言论是否合适、媒体报道权的边界何在的争论就此变成了一边倒的惩罚,郭和他的剧团被强制沉默。

        言辞尖刻的郭德纲第一次如此沉默。这也再次说明中国的娱乐业和企业界有着类似的游戏规则:你可以不在乎竞争对手甚至媒体报道,可一旦权力之手介入,舆论和法律都可能变得无足轻重。

        在一个法律规则不够明细的环境下,郭德纲应该如何生存?当他还未成明星的时候没人注意还好,当名气大的时候他没有像很多人那样主动靠拢行业协会——曲艺家协会,也没有加入国有剧院戴个“红帽子”——过去有私人企业因此得到好处但也惹来麻烦,而且,他似乎也没有刻意广结善缘多说好话——比如以不上“春晚”自夸等都容易让人找到言辞上的把柄。

        另一位笑星赵本山和郭的经历类似,东北的二人转和京津兴起的相声一样本来是民间的俗艺术,直接针对观众喜乐的,两人做的剧场都回归民间并获得商业成功,可现在荣辱有别,一大因素是对中国商业政治环境有不同的适应方式。从赵本山的各种职务荣誉——铁岭市民间艺术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曲艺协会会员、辽宁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全国青联委员、辽宁省政协委员、铁岭市形象大使——或许就可以发现他们现在遭遇不同的秘密。
      • 一边是“小人btv记者”,一边儿是流氓(郭德纲)。 (12字)(NanYu 2010-8-15 2:54 阅读 1603)
      • 都会演戏。。
      • 执政能力越来越有进步了嗬 (42字)(Siecy 2010-8-16 11:31 阅读 1487)
      • 从管天管地终于管到了拉屎放屁,还反三俗呢。

发布响应: [返回]

姓   名 请先注册用户!    密   码
主   题
主题图标
高兴 挤眼 恐惧 有趣 伤心 吐舌
微笑 大笑 傻笑 狞笑 淫笑 大哭
晕倒 忧愁 弱智 摆谱 羞涩 生气
好奇 无聊 疲倦 赞扬 反对 喜欢
装酷 羞死 狂笑 打肿 爱死 困了
号外 淫贱 迟钝 飞吻 出汗 发情
凶恶 号啕 傻逼 痛骂 瘪嘴 自杀
问题 注意 惊叹 气歪 美梦

论坛补充了一些表情图标供用户在正文中使用。大脑袋系列>> 小女孩系列>>

详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