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

原有信息: [返回] [收藏]
序  号: 273462
标  题: 补充说明 (884字)
发 信 人: muzhuyu0916  [发短消息]
时  间: 2010-08-18 15:47:17
阅读次数: 2457
详细信息: [只看帖主]

1.我这次拜谒的韩城太史公祠为司马迁的衣冠冢,据传,司马迁真骨墓位于韩城巍东乡徐村。尚待考古证实。
2.徐村四面环山,非常隐秘。据说当初司马迁后世为躲避牵连迁居此地,徐村之中,并无一家姓徐,而大多“同”、“冯”两姓。“徐”字拆开,“彳”和“余”意为“余下两姓人”。这两支人,一支姓“同”——“司”字加一竖;一支姓“冯”——“马”字加两点。提醒自己是“司马”后人,“同”“冯”两姓从不通婚。
3.司马迁《报任安书》说《史记》完成后“藏之名山”,《太史公自序》云:“……以拾遗补,成一家之言,厥协六经异传,整齐百家杂语,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后世圣人君子”,就是说,《史记》在作者生前留下两份,一份“藏之深山”,另一副本,留在京师。据推断,“藏之深山”那份,就在司马迁女儿手里,女儿嫁给了华阴人杨敞,他们的儿子杨恽也就是史圣的外孙最终将《史记》公布于世。至于留在京师那份,早已被汉武帝查抄销毁了。而杨恽,也因像他外公那样耿介直言,触怒宣帝,终被腰斩。
今天,我们能读到《史记》,实属不易!

相关信息: [返回] [收藏]
  • 精华七 圣者司马迁 (9千字)(muzhuyu0916 2010-8-16 16:54 阅读 2513)
  • 七 圣者司马迁 王传勇

    感谢郝炜,在我返程路过西安停留的短短两三天内,安排了那么丰富的活动——用他的话说:“让老师感受关中大地丰富的文化积淀。”

    真的,无论是谁,只要置身于这片黄土地,就会感受到浓郁厚重的文化氛围。即使从没到过这里,也会从历史课本上,从人们口口相传中,知道大雁塔、兴庆宫、碑林、昭陵、乾陵、法门寺……以及闻名遐迩的兵马俑,引人遐思的华清池,险峻雄奇的西岳华山……
    可是,当天晚上,郝炜征询意见时,我却不假思索地提出:先去一趟韩城。

    去一趟韩城!这是多年的夙愿了。韩城这个地名可能不太为人所知,但有谁不知道司马迁这个名字?这个姓名与华夏文化联系得如此密切,悠悠数千年文化长卷如果没有了这三个字,顿会黯然失色!

    司马迁是韩城人。

    三四十年前,当我流离落魄到几乎一无所有的境地,从山西过黄河铁索桥,顶风冒雪,翻山越岭独行回延安时,路过韩城。双手拮据,连旅社的大门都不好意思沾边儿;举目无亲,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会如何,对前途几乎完全失去了信心。可当我在漫天风雪中回首望去,透过灰蒙蒙的浓云雾气,视野中兀然出现一座山峰,山顶一座古旧祠墓,在风雪迷蒙中巍然屹立,并且知道那就是司马迁墓冢所在的时候,心中油然生起豪迈与景仰之情——与这个千秋不朽的史圣相比,在困境、屈辱、冤情、误解和权势面前屈服的,只能是懦夫!

    天气炎热。预报气温三十七度,可我知道实际气温远不止于此。整个大地好像在炉火中炙烤。公路两边的田园里,生长着一望无际的花椒树,这里盛产花椒,正是花椒成熟期,我觉得树上的花椒都被火一般的热浪烤干了,身体四周被一股火辣辣的气味儿包裹着。但我是带着一颗更加火热的心来的,这颗心不但火热,而且虔诚,积蓄着大半生的夙愿,虔诚到愿意用生命顶礼膜拜。

    做教师三四十年了。讲坛上,不知多少次向学生介绍过司马迁。每一次讲授,困难的不在于《史记》选章的文字疏通——和其他古文相比,《史记》几乎毫无难点;也不在历史典故的推陈出新。倒在于学生们能否理解这位千古圣人的精神世界。

    鲁迅先生对《史记》的评价“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说得好极了。“绝唱”——后世后人决不可及;“离骚”——罹难之后的怨悱也。《史记》说史,说的是上下三千年的风云变幻,朝代更迭;《史记》抒情,抒发的是作者一生所遭遇的不平与悲愤之情。司马迁把他的喜怒哀乐、思想情感完全灌注于历史人物身上,灌注在《史记》的字句篇章当中。

    那篇《屈原贾生列传》,写的是屈原贾谊,难道不也在写作者自己?为什么将这两个并不在同一个朝代,相距百多年的人物合写一传?源于屈原贾谊的才学与境遇极其相似,而司马迁也从他们的生平中找到了知音、共鸣与情感依傍。文章陈述屈原痛心于楚怀王“听之不聪”、“谗谄蔽明”、“邪曲害公”、“方正不容”,感慨屈原“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却得到“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结果,其实也正是司马迁自己的不幸遭遇。

    屈原贾谊,才华过人,忠而被谤,无法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只能在极度悲愤中走向不同的归途。司马迁呢,他不能像屈原贾谊那样死,他必须活着,他要实现父亲的遗愿,完成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事业。他清楚地知道,历史长河中,自己并不孤独:“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每读到《报任安书》的这个地方,我总由不得想加上一句:“司马宫刑,终有《史记》”!

    宫刑,又称腐刑,那是怎样灭绝人性的酷烈刑法!

    每当给学生们讲述司马迁的这个遭遇时,真想让他们知道这种刑罚的过程和结果有多么惨烈,惟如此,才能了解司马迁在精神上忍受了怎样的奇耻大辱,在肉体上又接受了多么剧烈的残害。而这一切,不是为了苟活偷生,单单就为了给后人、给我们留下这部“绝唱”!

    绝不仅仅是一刀切下生殖器那样简单。两千多年前的汉代,是没有成熟的外科手术的,而且,作为刑罚,也不会让犯人那样“痛快”地承受责罚。我不由地想起,陕北放羊的日子里,我所见过的当地农民用土法劁骟羊羔的过程。

    也许是请不起,也请不来正经的兽医,也许是当地有史而来的习俗,每到羊羔长到半大不小,生产队选一个晴朗的午后,将公羔们圈在一起,叫来两个老汉,一个抓起一只羊羔,抱在怀里,用一条腿牢牢卡住羊羔的前半身,将羊羔肚子下面小小的阴囊捏起,用一撮细麻紧紧缠绕十几匝,下面垫上一块溜光的石头,另一个老汉则用一个木柄铁锤照准了缠上细麻的部位狠狠地凿上十来下,据说这样就可以凿断睾丸前面的输精管。整个过程中,羊羔剧烈地蹬腿挣扎,惨烈地尖声哀叫。“手术”完毕,被释放的羊羔浑身颤抖,劈着双腿,瘸瘸拐拐地走开,喉咙里不断发出颤抖的凄惨哀号。从此,这只羊非公非母,不再会有正常动物的情欲,温顺服帖,一生的任务就是生长细嫩的羊肉。

    司马迁的宫刑,肯定比这还要残酷。那要将人捆绑在刑床上,施刑者用镰状弯曲的利刃将犯人的睾丸阴茎切除,为防止伤口愈合时尿道闭塞,还得趁血流如注时往尿道中插上一根麦管……没有麻醉,没有消毒,没有任何止血消炎镇痛的药物,再大的痛苦,自己忍着,能否活下去,听天由命……

    司马迁是为大将军李陵辩护触犯了汉武帝被判死罪的。《汉书•景帝纪》:“死罪欲腐者,许之。”又《汉书•武帝纪》:“令死罪入赎钱五十万,减死一等。”要免死,就得以钱赎罪或接受腐刑,别无他路。而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家贫,财赂不足以自赎,交游莫救,左右亲近不为壹言。”司马迁家境贫寒,无钱赎罪,昔日亲朋,连句话都不敢替他说。唯一的活路,就是接受腐刑。
    历代统治者都需要并且喜欢驯顺的羔羊。司马迁偏偏不是。

    李陵独领五千步兵抵挡八万匈奴骑兵,厮杀八个昼夜,斩杀敌兵万余。终因弹尽粮绝,又得不到后援,被俘投降。满朝文武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先前还夸赞李陵骁勇善战、独当一面,一下子转为痛责李陵罪过,要求重判。武帝转而询问太史令司马迁的意见,与李陵“素非相善,趣舍异路,未尝衔杯酒接殷勤之余欢”(《报任安书》)的司马迁当即依据客观事实,阐述了李陵兵败是因为兵力悬殊,“救兵不至”的客观原因,主张全面肯定李陵的战绩,给他重新报答汉朝的机会。司马迁的直言触怒了武帝,将司马迁打入大牢。

    李陵降敌当然有罪。但司马迁在武帝召问的时候,不趋炎附势,不见风使舵,客观地讲了自己的看法,全面评价李陵的功过,何罪之有?他只不过做了一个臣子应尽的直言进谏的义务。权势从来是不讲道理的,《史记》的写作刚刚开始六七年,司马迁就被下狱腐刑。也许是汉武帝终于感觉到愧对司马迁,在司马迁遇大赦出狱后,让他由原先的太史令升迁为中书令,司马迁得以继续他的写作。

    就在他历尽磨难,终于完成这部煌煌巨著的时候,却因为回复老朋友任安在入狱之前写给他的一封信再次罹祸。《报任安书》被酷吏截获呈交武帝,这封满腹怨愤的书信彻底激怒了武帝,再次将司马迁逮捕下狱,并很快处死。

    司马迁就是为了《史记》来到这个世界的。除了写作,他来到人间只是受苦、受辱、受磨难。他离开人世,没有享受成功的喜悦和任何殊荣。他活着的时候,像蝼蚁一般被强权踩在脚下,被“英名盖世”的汉武帝轻轻一碾,就结果了性命。他死了之后呢……

    看看龙门山巅那座祠庙吧,历经两千多年风云沧桑,仍挺拔巍峨地矗立于蓝天大地之间。那座古木参天的祠庙,不,那整个一座山峰,简直就是司马史圣的化身。他死了,死了两千多年,但他东临滚滚黄河,西依巍巍梁山,坐拥三秦大地,俯瞰万里中华,仍旧以他那颗秉正公允的心记录着,评点着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点点滴滴……



    经过三四个小时高速公路上的行驶,顾不得炎炎烈日的烤炙,顾不得筋疲力竭,口干舌燥,我沿着凹凸不平的司马古道向上攀登。遥遥古道上,拜谒者寥寥。炎炎夏日,不是旅游旺季,即使是旺季,在拥有数不清的旅游热点的三秦大地,韩城龙门这个地方怕也很少有人能够记起并愿意专程光顾吧?



    古道上那个“高山仰止”牌坊,语出《诗经•小雅》:“高山仰止,景行(háng)行(xíng)止”。 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写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史迁自认为远不能到达孔子那样的大境界,但当以孔子作为自己追寻的目标。

    数千年中国历史,“伟人”林林总总。这其中,孔子尤其被汉以后历代人们推崇。但我心里对孔子至多是敬仰,远远谈不到崇拜。觉得他老人家,一辈子絮絮叨叨地在那儿说教,总离不开礼仪呀,规范呀,德行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呀……总是居高临下地教育别人该怎样不该怎样。该如何恪守已成的“规矩”……煞费苦心地将人们的思想行为桎梏于一套完整的道德规范之中。史迁却太不按“规范”行事了。他的文字,完全不“为尊者讳”,偏偏“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对开国皇帝刘邦,除了赞扬他的丰功伟绩,也大揭其贪酒好色、流氓地痞、虚伪欺诈之短;甚至丝毫不顾及当朝皇帝的喜怒,在客观肯定汉武帝历史功绩的同时,秉笔直书刘彻的是非不辨、刻薄寡恩、奢侈纵欲、迷信方术之行……《论语》和《史记》相比——如果一定要放在一起比一比的话——后者的价值远远大于前者。

    “高山仰止”牌坊,司马迁是当之无愧的。



    登上寓意深远的九十九级台阶,就到了筑于山顶的太史公祠院。祠院青砖铺地,周围环以女墙,院内古柏参天,碑石林立,记录了历代文人墨客对史圣的高度评价和深深景仰。



    司马迁墓冢位于后院一座高台之上。整个墓冢砌以砖石,经历代修葺,至元世祖忽必烈敕命,外形建成蒙古包状。据说匈奴人的后代感佩司马迁正直耿介的人格,感谢司马迁在《史记》中对匈奴人的公允记录,感念司马迁将他们看作华夏民族的一员:《史记.•匈奴列传》∶“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特地在墓冢之上种植了五株柏树。而今,墓冢之上茁壮生长的柏树,成为华夏大地万千墓冢中最为独特的奇观。那五株直刺云天的郁郁苍柏,仿佛张开五指伸向苍穹的巨手,那巨手仿佛在颤抖,为生前所遭遇的奇耻大辱;仿佛在叩问,叩问人间的不平;又仿佛在高歌,高歌正直、正义和真理的永恒……



    我不为到此拜谒的人寥寥无几而有丝毫遗憾。烈日炎炎,为生活疲于奔命的人们很少会有闲情逸致的。这儿本不该是普通意义上的旅游景点,而是一方净土,一块圣地。人少些也好,千万别搅扰了司马迁安宁的休憩。他是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修养肉体的痛苦,修养精神的疲惫。他应该享受千古长眠。在他短暂的生命中,已经为我们这些后人,为人类,为整个世界,做得太多,贡献得太多,留下得太多……

    人们并没有忘记他。尽管他身后没有金碧辉煌的陵寝,也没留下不腐的尸身安放在什么“堂”里供后人纪念凭吊。但在人们心里,他是不死的,永生的。



    拜谒了史圣墓冢,走在由一个个完整的圆圆磨盘铺成的山路上,我完全忘记了炎热和疲劳。脚下这漫长的路径,该得用多少只磨盘铺就!据说,龙门以及附近的居民们,听说要用磨盘为他们崇敬的史圣祠庙铺路,纷纷将自家赖以生存的磨盘捐献出来……曲折向上的磨盘路啊,喻意着司马迁人生的磨难与历练,正是经历了常人绝不可能忍受的艰苦磨难和历练,才铸就了司马迁无比高尚的人格,无比伟大的精神,无比辉煌的人生;也才有了我们今天捧在手里,读之百遍而不厌、而动情的《史记》!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2010、8、15

发布响应: [返回]

姓   名 请先注册用户!    密   码
主   题
主题图标
高兴 挤眼 恐惧 有趣 伤心 吐舌
微笑 大笑 傻笑 狞笑 淫笑 大哭
晕倒 忧愁 弱智 摆谱 羞涩 生气
好奇 无聊 疲倦 赞扬 反对 喜欢
装酷 羞死 狂笑 打肿 爱死 困了
号外 淫贱 迟钝 飞吻 出汗 发情
凶恶 号啕 傻逼 痛骂 瘪嘴 自杀
问题 注意 惊叹 气歪 美梦

论坛补充了一些表情图标供用户在正文中使用。大脑袋系列>> 小女孩系列>>

详细内容